章节目录 第346章 守宫砂没了

作品:《入我神籍

????“你们俩按殷立说的做,我不想见他,我先走了。”

????广寒不想见太后是其次,主要是不想卑微的下跪行礼。

????她跟典星月和齐宛柔嘱咐好了,忙悄然退怯,躲起来。

????等太后近前,典星月和齐宛柔双双跪拜:“太后万安。”

????太后抬手示意她们起身,盯着殷立,围着藤椅转了半圈,轻声的问典星月二人,严格来说是居心叵测的炸她们俩:“奇怪了,殷立刚刚才回家,怎么就躺下了?”

????典星月回道:“回禀太后,您的意思是说,您刚刚见过殷立吗?这不可能啊,殷立天黑前就回家了,他一回来就躺在这里了,我们见他疲惫,吃饭的时候也没敢叫他。”

????“是吗。”太后皱皱眉头,满脸质疑,显然不信。

????她走到殷立身边,伸手拿殷立的手脉,听取脉象。

????听完脉象,却不动声色,只是令典星月二人退下。

????殷立假装被吵醒,迷迷糊糊惊道:“啊,太后!”

????太后见他要起身行礼,晃手道:“行了行了,假惺惺还跪什么。”

????殷立脸上做苦:“小臣不知道太后驾到,酣睡不醒,小臣有罪。”

????太后以背相对,回头以鹰视狼顾之象看着殷立,那眼睛珠子比猛兽还要凶厉三分:“本宫有话问你,你老实回答,你是什么时候晋升到一品洗髓境的?”

????殷立回道:“今天黄昏,二教宗一直陪我,破镜之后我就回家了。”

????太后轻哼一声,走过来使劲的掐着殷立的肩膀:“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,也比我想象的要诡诈,居然在本宫面前装疯卖傻,你以为你拿二教宗掩饰行踪,就能瞒过我了吗!跟本宫说实话,你刚才究竟去过哪里!”

????殷立苦苦作笑:“我哪里都没去,我说的确实是实话。”

????太后微微龇牙:“还不说实话,非要本宫杀你不可么!

????暗处,广寒透过枝叶偷偷盯着,她头发是湿的,像刚出浴的美人儿。原来,她猜到殷立犯了大事,所以退下去之后,匆匆的洗了头发,以备不时之需。此刻,见太后龇起牙口,起了杀机,于是走出来支援殷立。她一边走着一边拿手巾搓着湿润的发丝:“我说你懒不懒,我烧了水,连澡都洗好了,你还在这里睡,你不嫌脏啊。”

????走出来,看到太后,她愣了愣,佯装转身欲走。

????太后喊:“站住!天刚黑不久,干嘛叫他洗澡?”

????广寒也不行礼,只是微微勾着头:“他身上脏。”

????太后上下扫视殷立:“他脏吗?本宫看不出来。”

????广寒吞吞吐吐:“他刚刚……,刚刚跟我……。”

????殷立听懂了她的意思,赶忙接话:“太后,这事……这事……。好吧,你如果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那小臣就如实相告了,其实我跟广寒已经……。今天我破镜回家之后,广寒招我进屋,我就跟她……。”

????太后当然不信,撸起广寒的衣袖,查看守宫砂。

????见广寒手臂上的守宫砂没了,她脸色才有好转。

????“广寒,我小瞧你了,你居然学会勾搭男人了!”

????广寒闭上眼睛,任凭太后怎么说,她懒得回嘴。

????太后撒开她手:“即便如此,你也休想抬籍。”

????广寒心想,看来是过关了。太后确实相信了她们俩唱的双簧,她拉住殷立的手坐下,改换成一张笑脸,说道:“是本宫不好,本宫认错人了。你也真是的,还遮遮掩掩的,这事有什么好遮掩的,本宫是过来人,深知此间的道理。既然你喜欢广寒,本宫也不愿做夺人所爱的事,我向你保证,以后不再对她杀念了。”

????殷立大喜:“那太好了,您看抬籍的事?”

????太后摇头:“这事没得商量,本宫走了。”

????屋院岔路颇多,殷立陪走一段,送她出去。

????广寒、典星月、齐宛柔在院子里等着殷立。

????殷立送完太后回来,三人围过来问七问八。

????三个女人一台戏,真是一点也没说错,她们七嘴八舌轮番问话,把殷立搅得头都大了。殷立举手投降:“饶了我吧,你们别问了,成不成?我啥事都没做,太后不是说了吗,她认错人了。”

????齐宛柔道:“你蒙谁呢,太后刚才起了杀机。”

????广寒也道:“我跟她朝夕相处这么多年,我太了解她了。她想杀谁,从来不会亲自动手,她今天出宫追你,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但却发生了。她为什么偷偷出宫追你,答案并不难猜,我猜你一定是发现了她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否则她不会狗急跳墙跑来追杀你。”

????典星月接茬:“广寒姐说的对,你就说说嘛。”

????这样揪着不放,不给个说法,恐怕过不了关。

????殷立索性胡扯:“我偷看她洗澡,满意了吧?”

????他编不出像样的理由,惟此法才能蒙混过关。

????果然,听他这么一说,齐宛柔扁扁嘴,走了。

????典星月耳腮一红,扭头转身,羞涩的回屋了。

????广寒却笑:“有本事,你编句瞎话骗骗我。”

????殷立说道:“她们信了,为什么就你不信?”

????广寒似笑非笑:“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看的,她们不一定信你,只是不想跟你说话罢了。我跟太后多少年了,我不了解她吗。就算你真是偷看她洗澡,她反而不会声张,或许会由着你看,她多少年没被人看过了。你究竟发现了她什么秘密?你要跟我说实话,我刚刚好歹帮了你。”

????“好困,困得饭也不想吃了,我去洗澡,今天累得慌,不打坐了。”殷立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,径往澡堂去了。此时此刻,要是换作其他秘密,他不会瞒着广寒和典星月,但天子的真实身份干系太大,他不能向任何人吐露,哪怕是广寒和典星月。

????泡了会儿澡,回屋上栓,躺在床上思来想去。

????天子、康儿;康儿、天子,就这么来回想象。

????他有《大悲手》,那他会不会也是《双命星体》呢?

????殷立对康儿的身份倍感意外,今晚临时撤招不杀他,正因如此。这个康儿在国子监的时候,从来不与别人主动搭讪,可他却喜爱亲近殷立。当看到天子就是康儿的时候,一时心软,下不去手了。